核心价值观
领航新征程
文明城市
新闻 > 荆州热点 > 正文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2021-02-03 11:58:33 来源:荆州人网
分享到:

《监利人》杂志恭祝各位领导、热心企业家、作者、读友、亲友及所有的朋友新年大吉、工作顺利、阖家幸福!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三 回 母 校

李木成

至今年毕业离开荆州师专已有三十五年。母校现在早已合并改名为长江大学。虽然离它并不遥远,我去看它的日子并不多,更是愧疚不曾去拜访过当年的老师。或是自己蹉跎岁月,有近校情怯之意。班上的书记和室友杨鑫一直工作在母校,他是我这些年常有联系的二三个同学之一。仍记城墙携手游,未忘分道泪眼流。有三次回到母校的时景深深留在我的记忆里,如今把它写下来告诉自己珍惜那些美好的情谊,有空要多去母校和同学那儿走走。

(一)

一九九六年下学期,我准备从白螺镇教管组返回朱河中学。因为常从事文件打印的事务,感到电脑将成为学校教学的重要工具,我联系了杨鑫,希望学习一些计算机知识。他帮我联系了学校计算机系和物理系的机房,并在附近找了一个住宿的地方。大约二个月的时间我在计算机系的三个年级上了好几门课,晚上在物理系机房里上机。

再到母校当学生,已过整十年。母校和毕业时变化不大。原来宿舍边上的渔池有了名字叫玄宫塘,与离校时还未完工的图书馆构成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一次我抚摸石栏,凝望水面上鱼儿扰动的波纹,忆起与室友一起在秋天的夜晚用一节破网在塘中捞鱼的情景,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引得路过的学弟学妹们朝我张望。夜晚我常绕塘走几圈,灯光与月色落在水面,潋滟闪烁,倒映在水中的垂柳、栏杆和图书馆随波荡漾。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结束学习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我独自在玄宫塘边的石櫈上坐了很久。看着美丽的湖面和不时走过的年少学子,我想起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离开时未和同学老师打个招呼,悄悄的我离开了母校。

这次的短期学习让我收获很大。后来我参加了朱河中学微机房的组建,成为朱河中学初期计算机教学和课件制作的主要人员之一。前些年我曾停薪留职去深圳几年,也是在一家从事教师继续教育的网站做相关工作。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二)

大约是零三年秋季,我的同事胡明因毕业档案丢失,需要到长江大学补办档案的全部资料。我联系了杨鑫,他告诉了我们相关程序,让我们抽空过去。那天原定于十一点左右到成教学院会他,由于路上堵车,我们一点多钟才到。我们在学院边的小馆里吃完杨鑫帮我们安排好的饭菜正好二点钟,他过来了,开车送我们到长江大学,并把胡明带到相关工作人员那儿后,下楼陪我在学校走了个大圈。那是我第一次走进新的长江大学。长大的东校区濒临荆江。漫步在香樟的绿荫中,江风拂面,秋高气爽。一片舒朗,不太浓烈而显深厚内蕴,给我指点着远近园林景观和建筑。穿过花艳松翠的小园、银杏水杉林,我们伫足宽大的操场边,看跑道球场上青春激扬的学生。从主教学楼经过,他告诉我现在的物理系在这个楼中。风轻云淡入校园,柳青花茂秋如烟。有闲随友寻旧梦,又拾当年求学情。细语漫步白云悠,互忆共赏随心然。不觉日头已西下,忧叹时光如驹去。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胡明花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办好了几十张档案材料,兴奋地从楼上跑过来,遇到了刚回转的我们,他向杨鑫表示感谢。我们要赶班车回家,杨鑫开车送我们去车站。一路上,胡明很是激动,为长大工作人员的热情和细致赞叹不已,他还说遇到了一位教过自己的美女老师,因为办事只打了个招呼,来不及说上几句话。

(三)

二零一九年的春季我又到了母校。我联系了杨鑫。他约了朱健、伏成等同学,和妻在新南门外的一家酒店等我喝酒。我携两位在荆州的同事抵达。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昔时对窗笑,今逢醉意迷。浮云一别去,流水十年间。萧疏鬓已斑,欢乐情如故。何因常相念?江水长悠悠。我醉眼朦胧告别同学朋友,我要独自在荆州城内外走走,让脚步与这片亲切的土地共鸣,用心感受城墙内外草木花卉的呼吸。我从新南门城墙外的石板路向东门漫步,护城河水波光粼粼,杨柳枝随风逗撩湖面。依墙蜿蜒的石板路与河间绿化带景观如色彩斑斓的腰带绕着千年青色的古墙。桃花艳红,李花娇白,樱花已经开始飘散它粉色的花瓣,还有匍匐在地上金黄色的小花静静释放着淡淡的清香。南门的夹层墙边有三三两两休闲的居民,悠然自乐。我继续前行,偶尔有穿石而出的树干挂在城墙上,用耳贴近那些古老的石砖,仿佛听到了遥远的鼓角号声。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穿过东门九龙桥,仰望巨大的“金凤腾飞”雕塑,仿佛看到一只巨鸟闪着金光,朝饮木兰之露,夕餐秋菊之英,穿越隆隆战车、嘶嘶马阵,来到古城上空,永不停息地盘旋了千百年。沿金凤翼下的东环路向长大东校区行走,这条路读书时晨练时曾跑过很多次,有次长跑比赛也走这个路线,一路上小桥流水,杨柳依依,远处的关公青铜雕像越来越高大。右转学宛路,长大东区的北校门正对着关公义园的大门。站在公园的大门外看高大的关公雕像闪着金黄色的光芒,他的眼晴好像是盯着对面的长大,我穿过马路从长大北校门向里眺望,腾飞广场上的雕像比巨大的关公铜像更显勃勃生机。

「监利人记忆」三 回 母 校

沿学宛路右转郢都路,我来到了长大文理学院。在学校附近我找个旅馆安顿下来。夜晚我绕玄宫塘走了几圈,月色下的小塘静谧而美丽。

轻抚你粉嫩水润的脸颊,感受你宽阔迷人的情怀,于你五彩缤纷的霓裳上,掬一缕花香和朝露让生命不息。灯光与星空交映的夜晚,飘零的思绪织成了梦与诗,任心灵的清泉缓缓流向远方……。每当忆起回到母校的情景,我总是叮嘱自己,抽点时间再去走走,会会杨鑫和其他同学。岁月如梭鬓已霜,万千感慨再回叹!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电话:0716-823111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