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价值观
领航新征程
文明城市
新闻 > 荆州热点 > 正文

我从荆州匆匆走过

2021-01-12 10:49:04 来源:荆州人网
分享到:

我从荆州匆匆走过

昨(2021年1月11)日,6:40从广州南站出发,中午到达,用了一下午办完事,然后今天一早又踏上返程的列车。

荆州一日游就此划上了句号,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来荆州。湖北的城市到过仙桃(这次也路过这家高铁站),不由想起那里有家汉江中级法院。

2009年10月18日是星期天,很幸运受到时任院长郭卫华的邀请,我来到传闻已久的江汉平原,来到美丽汉江腹地的江汉中级法院,来参加那次名流汇聚的“网络舆论与法院审判”研讨会。

在参加会议之前上网百度了一下,才知道汉江中院办公地点设在仙桃市,辖区范围为天门、潜江、仙桃三个省直管市。法院的设置没有一个与之相对应的汉江市,这在全国可能也是独树一帜的。那次正好是汉江中院建院10周年,一晃12年过去,期待汉江中院芳华永继。

其实到的最多的自然是省会武汉,十八大之前还可以参加一些学习培训,有些法律专业培训班往往就设在“九省通衢”的江城武汉,因此周五下午和同事从广州南站出发,大约4个多小时车程深夜抵达,周六周日学习两天,然后周日晚上再返程,深夜归家,第二天正常上班。

想来那一段真的就是这样拼搏,我经常说:许多大城市我都去过,但看见过城市夜的美,看到过城市的万家灯火,但从来不知道这么城市白天的容貌。

我当然不是想抱怨什么,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知道荆州,自然是从“大意失荆州”开始的。尽管从小就知道这个成语,但也是这次到荆州,才了解了一下这个成语的典故。

大意失荆州,悲哉关公!

我从荆州匆匆走过

关羽镇荆州时,年龄大致在48岁左右,失荆州时,已经白发苍苍年纪60了。也就是说,在这个职位上“坚守了12年”之后的关羽实际上情况已经从年富力强逐渐变为力不从心。

不难理解,古人的整体寿命相比今天要短一些,关羽的位置放今天恐怕也是60岁退休吧。即便说关羽能独当一面,但他没有选择好“接班人”自然是极不妥当的。

更重要的是,刘备和诸葛也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也没有选派恰当的官员来协助或者说等候接替关羽。相反,长期和关羽对峙的东吴,周瑜、鲁肃、吕蒙、陆逊,整整经历了几代人!新陈代谢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人才培养上的断层客观加快了关羽的悲剧发生。

无论如何评价关羽,关羽都是因为大意而走向死亡的。大意失荆州是作为神的关羽的败笔。主席说过“关羽是愚蠢的,可悲的”,小平同志也说“诸葛亮用人是讲手段的,但对关羽就非常迁就甚至不讲原则,助长了关羽的骄傲情绪,故后来铸成大错”。

在荆州,想起这个典故,除了想到关二爷,更多的是想到自己,自己从事的这份法律职业。

法律是份事关别人生命自由和人格尊严、财产分配的,事关公平和正义的事业。所以我们经常说:我们办的不是案件,而是别人的人生,其实又何尝不是我们法律人自己的人生呢。

有一位非常关心我的领导曾经和我说过:

你首先是一个公民,你得有遵纪守法的公民意识,因为这是你生存根本;

其次,你是一个法律人,这要求你得有法律良知,因为这是你的谋生之道;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你要是“人“,你得有做“人”的良心和良知,因为这是一个“人”立足于天地之间的秉性使然。

说来,这次来荆州,做的也不是我擅长的事,但好在后面有一个坚强的团队,更重要的是为了一个朋友,在我心中每个朋友都是我最珍惜的,为了朋友我可以竭尽全力。

律师是一个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职业,每次接受当事人委托,我总是忐忑不安:

我能够把这个案件做好么?

我能对得起当事人的这份信赖?

收了人家的律师费能够达到人家的目标么?

这些问题问的我很累。

因为我不知道答案,但我在荆州我找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绝对不能“大意”,为了这一点:

每一个案件我们都反复推演;

每一份证据都仔细推敲;

每一个法律关系都认真研究。

我当然不是说我们多么厉害,只是因为大意失荆州啊。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电话:0716-8231111
分享到: